泛暴派又污名新冠肺炎 港民:恨病毒 但更恨"黄毒"


据香港《文汇报》3月30日消息,本年初,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拨款,委托社福机构购买物资,制作防疫包。首轮防疫包定于月中开始派发,而香港湾仔民政处在3月20日叫停该项目,指出防疫包的小册子中有数项错误,包括将124万元拨款写成105万元、将区议会未有定案的项目写入,以及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等。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面对声讨,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却反复声称,民政处与建制派是在“政治打压”,而对于小册子中的各种问题杨却始终不正面回应。对此,拥有12年香港区议会资历的工联会新界东办事处主任邓家彪指出,民政处对区议会的拨款审批相当严格,凡漏印区议会名字或作个人宣传的活动,一律均不会发还款项,过去曾有先例,完全不涉及杨所说的情况。

男孩的死亡也影响到了德罗斯一家。德罗斯的女儿海丽和男孩是同班同学,两个人是好朋友。德罗斯说,"我问海丽最后一次和他接触是什么时候。她说那是一个下雨天,他们在同一个教室上课。下课后,男孩将海丽掉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放在海丽的椅背上。"

在男孩死后,德罗斯一家人才接受了检测,其中两名家庭成员被确诊。德罗斯认为,公共卫生官员没有能及时提醒社区注意防范新冠病毒,使得更多的人面临生命危险。据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

何俊贤(图源:香港“东网”)

事发后,德罗斯立即联系了医院,说因为自己患有骨癌,所以非常恐慌,自己也在高危人群内。很快,她被告知他们没有资格接受检测,因为没有人出现症状,而且当时男孩的检测结果也没有出来。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

【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

当下,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香港市民直言“我们好痛恨病毒,但我们更讨厌‘黄毒’。”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大战当前,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抗击疫情。泛暴派抢眼球、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完全是不择手段、不负责任,罔顾公众健康。据英国《每日邮报》27日报道,一名来自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的17岁男孩于24日死于败血性休克。死后,他才被查出其实已经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但由于没有医疗保险,他生前被拒绝进行紧急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