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全球护士缺口六百万 欠发达国家缺口最大


《华盛顿邮报》说,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

左一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目前土耳其在10个省份设有捐献点。图为纽约医务工作者(图:Getty)

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瘦削,说话声音沙哑。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

就在白思豪发表这一言论之际,发布这一消息的莱文也在推特上作出澄清称,如果死亡率下降得足够多,有关在纽约公园埋葬遗体的计划也就没有必要了,“今天,我与市政府许多人进行交谈,并得到明确保证,纽约市公园将不会出现任何埋葬。所有人都清楚地指出,如果需要,(埋葬)将在哈特岛进行。”

据美国CNBC报道,当地时间6日,白思豪表示,纽约市目前正准备在公共土地上埋葬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直到该市的太平间和墓地能负荷得了迅速增伤的死亡人数。

基于事实和数据说话,不厌其烦传播防疫常识的严谨态度,让福奇赢得美国人的尊重和追捧。他在白宫发布会上的画面被做成了“表情包”。纽约一位商家在疫情期间推出一款印有福西头像的甜甜圈,结果意外畅销,甚至有人开车3小时前往购买。

“遏制、遏制、遏制。这就是答案。”据土耳其多家媒体报道,一位名叫戴米尔的医生成为土耳其首个捐献免疫血浆的志愿者。他说作为医护工作者,能够捐献血浆很高兴。他于三周前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后治愈康复。

向公众解释疫情该如何拿捏,福奇认为,在疫情重要信息和公众内心恐惧之间有着“微妙的平衡”。“这很难做到,因为你必须诚实。要确保你说的绝对是事实,不要隐瞒数据。”

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非典、禽流感、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